明星用了翻车的美颜滤镜,我们用正好?-彩妆-磨皮-自拍_网易订阅

明星用了翻车的美颜滤镜,我们用正好?|彩妆|磨皮|自拍_网易订阅
作为数字原住民,我们不可避免地生活在被美颜滤镜包裹的世界里。在颜值当道的社交媒体上,滤镜已经成为部分人的半永久装备。这种如今从照片到视频都毫不费力的换脸术,却让不少男帅女美的明星“翻车”,平时扛得住高清镜头的生图美人们一进直播间,就秒变成如流水线复刻出来的“网红脸”。 过度磨皮后的“靓靓”袁咏仪,是张智霖也认不出的程度。 佘诗曼面对厚重的滤镜,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微笑并想立刻逃离。王俊凯直言自己在网红滤镜里的下巴像“韩式半永久”,正值青春年华的关晓彤、吴宣仪们也逃不过美颜特效的迫害,杨丞琳更是直接喊话网红,滤镜别开那么大。在这些“直播翻车名场面”后,网友们纷纷评论,明星们不需要多余的美颜滤镜,生图状态下就是最完美的! 曾几何时,滤镜曾是部分爱美人士的科技变美工具。如今,这些令人啼笑皆非的明星美颜“翻车”片段,正是我们在经历的一场关乎审美意识的考验。数字时代人们“被凝视”的需求愈演愈烈,我们却已经不再为昨日V脸、大眼、皮肤毫无瑕疵的“完美”买账。滤镜如同一个小世界,在数字化的加持下倒映出这个时代所需的多元审美和创造力。 今天的滤镜技术拍了拍我,问我想要怎么拍?滤镜新审美,是看上去没有滤镜? 当手机、社交网络相册传来“历史上的今天”,你多少都会被前滤镜时代的后置镜头照片或一键美颜的阿宝色糖水片唤醒“黑历史”。最初滤镜、修图技术尚未成熟,但追崇美的本能始终刻在我们的DNA里。自拍神器作为滤镜的前身,是一台能调节肤色和艺术效果、有定时自拍功能的卡片相机,在手机像素不够高清、美颜APP还没有流行的年代,成为一代“理财产品”。如今,手机越发高清,滤镜产品也成为装机必备的修图软件,意味着爱美人士们对即拍即传、展示自我的需求走上新的台阶。 经历过“非主流”年代的90后、00后,也见证了技术与互联网的发展。如今他们逐渐掌握话语权,自我投射在社交媒体上被无限放大,新一代年轻人在海量信息的社交网络中看得多了,更懂得分辨什么是好的、适合自己的。曾经美颜相机APP最受欢迎的功能是“大眼”、“瘦脸”、“磨皮”等,而如今原生模式大受追捧,比起失真修饰,不露痕迹的自然美才赢很大。 原生滤镜和“假脸姐妹团”的审美病态划清界限,背后暗含审美多元化风潮下一系列值得自我审视的问题:看上去完美无瑕是否还是我们所需的社交密码?没有千篇一律的美颜滤镜加持,容貌自由就无处安放了吗? 不少年轻人们决定走出楚门的世界,转身投入“关滤镜挑战”、“原相机封神”的活动,iPhone原相机与原生滤镜重新成为社交媒体话题的中心,关掉了过度磨皮、大眼的滤镜,突出肌肤本身的质感与个人五官特质,十分生动美丽。就像潮流与美学总是循环往复,轻松自在的素颜感、代表真实的质感和风格化成为这个时代新的时尚,那下一个时代又会掀起什么风向标?滤镜2.0时代,欢迎来到美丽新世界 自从1988年诺尔兄弟发明Photoshop以来,“P图”就成为了人们快捷变美的有效手段。从早期人们在电脑上使用简单滤镜和修图手段令照片增加质感和艺术效果,到自拍社交的发源地Instagram推出层出不穷的滤镜选择,那些偏色、失焦和过曝的成像特效,至今仍作为“Ins风”收割着忠实用户。 伴随科技的迭代,照片编辑器的功能更加精准和智能,近年流行过的人像修图软件Facetune、拥有众多趣味滤镜的Snapchat、满足各种精准调色需求的VSCO、微笑滤镜、漫画滤镜……其更新速度之快,并走向趣味和个性化,为Z世代们铺开自由创作的土壤。 在滤镜浪潮里成长起来的一代,也是敢于天马行空想象又不容易满足的一代,当曾经的滤镜使用者变身创作者,又有哪些新火花?拥有多重身份的Z世代数字艺术家马鸣,是时下流行AR滤镜的创作者。她从小就热衷使用PS创作、自拍和尝试各种新奇滤镜,当现成的滤镜没办法再满足她的需求时,她开始自己创作滤镜。她将滤镜趣味结合数字艺术,创作出富于“交互”和“体验感”的AR滤镜作品。 她创作的滤镜作品从着眼五官的修饰到发挥更艺术的畅想,令使用者抛下对“完美”的精心雕琢,投身愉悦至上的色彩世界,天马行空的创意与趣味性被无限放大。 自从三年前ins开放用户上传AR滤镜作品的权限,艺术家们纷纷作为滤镜的创作者,开发了一系列兼具科技感与艺术性的AR滤镜。在如今越发精确的算法下,3D妆容、装饰物以及和现实环境交互的特效都能精准地匹配用户的五官及动作。 这款名为“Beauty3000”的AR滤镜为面部附上犹如面膜般贴合的炫彩层,你可以360度转动脸部,体验丝滑滤镜在不同角度下的幻彩高光变化,它令虚拟世界的“光泽感”肌肤有了全新定义。 当曾经使用文字、装饰品和色彩修饰照片的非主流潮流重新回到公众视野,你可以在线体验到前所未有的动感乐趣。 动态上妆对AR滤镜来说已经是十分基础的功能,将所有大胆好玩儿的设想和场景都用在脸部,一秒拉你前往鬼魅新世界。这些AR滤镜不断启发人们自由畅想,在未来的虚拟社交空间,希望自己是什么形象? 当滤镜不仅仅局限于能够修饰五官和具有美肤功能的工具,它随时可以化身安迪·沃霍尔所预言“人人都能成名15分钟”的艺术媒介。而当乐于学习和尝试的Z世代感到不满足,随时都会找到自己的道路,创造属于自己的全新形象。元宇宙时代,滤镜会取代妆容吗? 在滤镜讲究“美颜主义”的进化路上,率先被挑战的是美妆行业。如今,无论是想快速素颜变全妆或是修改妆发细节,都能快速借助各类手机APP实现。我们不由思考,彩妆作为一门充满乐趣的传统手艺,会不会被滤镜技术所取代?我们与滤镜和创意工作相关的三位行业专家探讨了这一可能性。? 元宇宙来袭,滤镜会取代妆容吗? 假设未来我们能24小时穿戴上AR眼镜,或在元宇宙沉浸式社交,生活视野里所有人都可能实现“滤镜自由”,那么化妆和专业彩妆师会不会被数字技术彻底取代?彩妆艺术家 Yooyo Keong Ming:触摸真实世界与虚拟屏幕始终有不同的感知。但不可否认的是,虚拟上妆技术、动态滤镜的成熟让我预感,未来彩妆师工作可能会被人工智能取代。到时候我们的工作也许将会从给人化妆转变到给技术化妆,教人工智能理解美。美图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吴欣鸿:数字技术不仅不会取代传统化妆,在未来还能更便捷地为人们提供参考与服务。如今一部分人是从手机软件为起点了解美妆、学习美妆的,甚至会对着虚拟妆容效果为自己上妆。而当人们出门逛街时,脸上可能已经带着精致的彩妆,如果既不想破坏妆容,又想体验线下的新品,那么线下虚拟试妆工具就可以满足他们的需求,并顺势将产品推荐清单提前保存到他们手机端的购物车里。数字艺术家 马鸣:我相信滤镜是无法取代传统彩妆的,但当滤镜创作成为艺术品,它也许可以影响人们手中的化妆刷以及对妆容美的认知。? 妆容审美vs滤镜审美 大数据时代,同款妆容滤镜和热门妆容谁先一步诞生?它们可能是一种难舍难分的暧昧关系。数字艺术家 马鸣:在国外社交媒体上有一些化妆风格,比如美唇风、高颧骨、雀斑妆等等,是什么影响了或者一定程度上让这些风格产生并流行起来的呢?因为他们用了带有这些元素的滤镜,然后很多人觉得这样很好看、很特别;而在国内的情况是,当人们用了美白、瘦脸、磨皮的滤镜之后,大家觉得很美,自然会在化妆时也按照这样去化妆……我觉得这种虚拟和现实的相互影响很有趣。美图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吴欣鸿:我们之所以不断精准推出用户爱用的妆容滤镜,主要归功于彩妆师的专业经验与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的有机结合。我们还会定期和用户交流,收集和分析需求,并鼓励用户在美图创意平台这一开放的生态自己创作素材效果,并邀请艺术家和各大美院的学生参与创作,让效果更加多元。彩妆艺术家 Yooyo Keong Ming:近年大家在化妆时越发注重修容,在我看来这是一股与数字化生活方式息息相关的趋势。首先是越来越多的人热衷于拍照上传社交网络,然后希望照片中的自己能看起来更加立体有型。欧美明星、网红的示范更是为这一趋势推波助澜。 比如金·卡戴珊热带火了着重修容的滤镜,这股风潮也影响了人们日常化妆的方式。但如果在现实生活中修容用力过猛,看起来是有些夸张的,我建议日常修容可以仅在局部做一点线条上的修饰,下手过重就失去了修容原本的目的。 那么,我们需要就此告别十级美颜滤镜吗?也许翻看过去的照片,我们仍然因如今看来已经过时的滤镜照和假白妆容眉头微蹙,与此同时,不断更迭的妆容和滤镜潮流又在热情邀请我们前往体验,不如偶尔抛开审美的成见,感受每一个因自信与满足而愉悦的当下。科技在未来又将如何为美赋予更多乐趣与能量?这些答案,静待未来。 撰文:Huiyi编辑:Lesley部分摄影:蓝天设计:晓霓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